房价涨深圳>广州>北京经营贷,但经营贷大调查体现了房价上涨幅度不同的原因,北京zui严格,居然查出来3.4亿!

针对北京地区房价持续上涨和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舆情,北京银保监局迅速行动,会同相关部门及时采取部署全面自查、开展专项核查、出台专门制度等系列强监管措施,坚决落实中央“房住不炒”精神,维护首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经营贷。

按照监管要求,辖内银行对2020年下半年以来发放的个人经营性贷款等业务合规性开展自查,自查发现涉嫌违规流入北京房地产市场的个人经营性贷款金额约3.4亿元,约占经营贷自查业务总量的0.35%,其中部分涉及银行办理业务不审慎,部分涉及借款人刻意规避审查经营贷。

一:这件事从规模看依然是杀鸡儆猴经营贷!

不含深圳发现了900户,广州一地300户,虽然规模刷新历史记录,但肯定不是全部经营贷。这件事从规模看,接近8000亿的贷款里面只发现了2.77亿,只有百分之0.03的比例。

二:好消息是,并非简单的抽贷经营贷。

一次性全额结清、分期提前还款等整改措施经营贷。对于经营贷购房的人来说,zui怕短期抽贷,相比其他城市的处理,广州提及了分期提前还款,这就降低了影响。

三:zui关键的是将了深圳、上海一军经营贷,广州发现了300例,那么深圳上海咋办?

今天重点分析一下这个:

1:广州的房价上涨远低于深圳、上海,所以从逻辑上,利用经营贷买房的人数肯定少于深圳、上海经营贷。

看zui近3个月的房价数据,广州二手房12月环比上涨0.7,1月份环比上涨1.4%,2月份环比上涨1%经营贷。基本都低于深圳、上海,特别是同比涨幅,广州只有9.8%,而深圳涨幅高达16%。

现在看经营贷,房价上涨明显较低的广州发现了这么多,深圳、上海如何办?

2:经营贷各地涨幅经营贷,广州并不高!

广州数据:

12月末,广州市各项贷款比年初增加7284亿元,同比增长15.5%;各项存款余额为6.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8668亿元,同比增长14.7%经营贷。全年,各项贷款同比多增1134亿元,各项存款同比多增4342亿元。

全年企(事)业单位贷款累计新增5811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80%经营贷。其中,企(事)业单位中长期贷款余额2.3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158亿元,同比多增1479亿元,全年各月均保持同比多增。

从银行的信贷大数据看经营贷,上海、深圳的经营贷投放量,要远超广州,那么在广州炸雷后,房价上涨更高的上海、深圳如何办?

3:郭主席说的房贷涨幅放缓经营贷,和经营贷有没有关系?

郭主席说:

去年投向房地产的贷款增速第一次降到了平均贷款增速之下,这个成绩来之不易经营贷。

同时在开场介绍情况的时候经营贷,念到这句话特别加重了语气:

全年新增制造业贷款2.2万亿元,超过前5年总和经营贷。

广州严查经营贷经营贷,是不是让郭主席的讲话+了疑问,到底房贷是被置换了,还是涨幅减少了?

伟哥简单的总结一下:

在2019年之前,购房是不太可能用经营贷的,因为无利可图经营贷。经营贷一般1-3年归本,利率远远高于按揭贷款。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不会用经营贷买房。得不偿失。

但在2020年,因为特殊政策,经营贷周期越来越长,利率远远低于按揭贷款,所以不论是购房者还是银行,都有了动经营贷入楼的心思经营贷。

经营贷流入楼市的核心原因是和按揭贷款的利差,同时与银行在放贷过程中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有很大的关系经营贷。从银行角度来说,经营贷的风险相对而言是高于按揭贷款的,但是经营贷的利率在政策要求下又低于按揭贷款,所以在银行的执行层面就出现了动作走形,变相鼓励了经营贷进入楼市。

针对一些短期内用新房本以及新企业注册就套取经营贷的行为,zui近的打压是非常有力的经营贷。这种政策的力度肯定能够抑制市场过热,让经营贷回归到它的本质,有助于企业经营,能够一定程度上抑制整个楼市非理性、不健康的发展。

在经营贷利率3-4,按揭贷款利率5-6,利差高达2个点,而且经营贷贷款周期和按揭贷款基本都可以20年的情况下经营贷。

同样贷款300万经营贷,购房按揭贷款要比经营贷利息少82万!

另外,经营贷泛滥zui大的影响还是歧视刚需,大部分经营贷都适合投资购房,而且基本集中在改善与豪宅,所以这一轮楼市火热明显从中高端市场开始经营贷。2020年2季度开始,从深圳、上海、杭州,都是从中高端物业开始突然火爆。

因为巨大的利差存在,银行为了躲避经营风险,利率低的经营贷必然寻找风险低的投放对象经营贷。而对于房地产来说,2021年市场走势核心还是看经营贷的调控力度,力度大市场就跌,力度小市场就涨。

这一轮北京调控力度又是第一经营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