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堪称楼市的“七寸”经营贷。只有管好信贷,才能掐灭炒房投机之火。

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末,银行本外币住户经营性贷款余额为13.62万亿元,全年增加2.27万亿元经营贷。相较而言,2020年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5.95万亿元,而上年同期为5.45万亿元,涨幅仅为9.2%。今年以来,北上广深等地严查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从目前查处结果来看,相比动辄数万亿元的经营贷,这些违规资金顶多是九牛一毛。

有人说,经营贷可以通过层层转账、流经多个人手,让银行无从查起经营贷。在笔者看来,这种论调,显然低估了强大的监管系统,大数据时代,穿透式核查没有任何难度。

某银行人士曾表示,现在的客户很精明,会从A银行套取经营贷之后迅速打款至B银行,A银行则无法查到资金的zui终流向经营贷。但是大数据时代,一笔资金从银行流向了何方,到底是用于企业生产经营,还是炒房炒股,在监管之下是一目了然的。监管部门可以要求B银行协助调查,这样穿透式地去看整个资金链路,很容易就能看出资金zui终是不是流向楼市。

本应用于生产经营的经营贷经营贷,是如何通过炒房客之手流入楼市的?

在一场贷款交易中经营贷,银行贷款审核走过场,不追资金流向、不过问贷款者的企业经营状况、不严格审查购房记录;房屋中介给购房者提供购房、注册空壳企业、贷款咨询等一条龙服务;经营贷资金多手流转之后,回流到贷款者的家人或者朋友的银行账户里,甚至部分贷款资金进入他人的二手房交易账户中……

银行、房屋中介、家人和朋友,一则违规经营贷背后,可以牵扯出这么多群体,说明经营贷早就成为一个覆盖银行、中介、炒房客以及众多地产大V的超级利益链条经营贷。

在这样的链条之下,违规数量到底有多少?目前尚不得而知,至少,查出来的这些违规资金肯定不是全部经营贷。

经营贷不单纯是经营贷的问题,排查经营贷也不能仅仅走过场经营贷。任何时候,乱加杠杆都会带来金融风险,经营贷就是某些炒房客加杠杆的道具。

然而,只靠银行自查,只靠罚款,效果显然有限经营贷。穿透式核查、强制抽贷、从重处罚,才会有震慑之效。

严查经营贷背后体现了楼市调控的决心和力度,关系到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以及人们对调控的信心经营贷。如果这些举措真能落实到位,想必遏制炒房效果立竿见影。这些重拳,究竟能落地多少?谁在动真格?谁是假应付?我们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