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比特币大涨17%、比特币一夜暴跌30%、全球央行“围堵”比特币的新闻轮番占领热搜场,币圈内外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关注着持续动荡的比特币区块链。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比特币实际上是一种副产品,产生比特币的是记账活动,而比特币的记账活动所依赖的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让我们看到了未来什么样的可能性?将怎样革新我们的生活?大观学者、外交学院教授施展应“中彦夜读”之邀分享了他近期的研究及对区块链的全新理解区块链。

以下为直播对谈文字摘要区块链。

01.区块链给人类秩序带来了全新革命

霍中彦:现在已经有9位罗汉给大家分享了各自的干货,我们后面还有一位非常重量级的大咖即将连进来,他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学者,他的名字叫做施展,他之前写了一本书——《枢纽》区块链。我把施展称作中国史学界的哥白尼,因为哥白尼是颠覆了地心说,提出了日心说,枢纽这本书颠覆了中原史观,而形成一个枢纽和边缘地带的史观,有非常颠覆性的认知、思考和启发。施老师,听说您zui近在研究区块链是吧?

施展:对,实际上关注的时间也不长,过年之后看到马斯克开始猛拉比特币之后,我开始关注区块链,之前一直没怎么注意它,但是等到深入关注之后,发现以前太小看它了,这里面蕴含着非常有意思非常深刻的东西区块链。

霍中彦:是吗?因为之前币圈出了很多问题,很多名人都对区块链敬而远之,你又发生了什么?区块链这么吸引你,让你愿意冒着风险去研究这个领域区块链。

施展:风险这还谈不上,毕竟我还没有开始炒币,所以谈不上什么风险,我可以隔岸观火插着腰看热闹,不嫌事大区块链。但我确实在区块链里面发现很多过去完全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就是它给人类的秩序、人类的自我组织逻辑带来了一场全新的革命。某种意义上即使它不是类似于哥白尼,zui起码也是有点类似于哥伦布的革新了。

图 丨 大航海时代

霍中彦:区块链给人类秩序提供了什么样的新的可能性呢区块链?

施展:我花了很大精力研究区块链以后,突然意识到block chain就不应该翻译成区块链,信达雅的译法应该是“部落城”区块链。因为区块链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机制,使得人类可以完全基于自下而上的共识达成共识社区。这种共识社区就像一个部落,像一个城邦,区块链上面它所提供的这种共识社区,我把它称之为对于囚徒困境所提供的一个新选项。

霍中彦:除非你能破掉囚徒困境区块链。

施展:怎么破除囚徒困境呢?过去我们知道有两种办法,第一是反复多次博弈,如果是反复多次博弈,那么人们基于对未来长远收益的期待,就会放弃一个通过背叛等方式得到的短期收益区块链。这种情况下反复多次博弈,使得囚徒困境是有机会破掉的。但是反复多次博弈,前提就是这必须得是一个熟人社会,如果是陌生人社会,那么我们的博弈与合作多一半都是一锤子买卖。

因为这种情况下反复多次博弈的机会很少,我跟你就没有什么长远利益可言,这种情况下囚徒困境怎么破呢?他就得通过有一个强力的第三方来监管,然后谁敢违约,第三方他就来收拾谁,这种情况之下囚徒困境也是可以破的区块链。

图 丨 囚徒困境模型

现代的社会都是大规模社会,都是陌生人社会,它只能依赖于强力第三方来执行,谁违约我收拾谁区块链。这时的强力第三方是谁呢?就是国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陌生人社会要能够合作起来,形成一个大规模的组织机制的话,国家是完全绕不开的一种必要的恶,这也就是很多学者都在谈的必要的恶。

刚才我们谈到要打破囚徒困境有两个办法,第一,反复多次博弈,以熟人社会为前提;第二,有第三方执行人,这是陌生人社会必备的;区块链带来了第三种可能性,在一个纯陌生人社会当中不需要强力第三方来执行,仍然能够使陌生人零信任基础就合作起来区块链。

这是此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你要是想不依赖国家干预,让人能合作,就必须得熟人社会区块链。一旦是陌生人社会,就必须得国家干预才能合作。可是区块链的出现,使得陌生人社会在不需要国家干预的情况下,就能够跟熟人社会一样实现合作,跟这是人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种合作机制。特别有意思,这个就一下子把我的兴趣就调动起来了。

因为我是研究政治学出身的,我们做政治学的人通常很关注一个问题,人类的合作秩序究竟如何成为可能区块链。前面提到的两种合作秩序是我们过去仅有的可能性,区块链带来了全新的第三种可能性。

02.区块链背后的共识机制设计

区块链有一点特别有意思,之所以一个纯粹的陌生人社会在零信任基础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彼此之间合作起来,是因为网上有大量的人在记账,而且这些账本全都是公开的,所有人都可以去查阅这些账本,你在区块链上注册一个ID,里面发生了什么样的活动,你的账户发生什么活动,发生什么交易,这些在网上全都是任何人想查就可以去查,你的账全都可以被查阅的,可以被全都被记录的,并且是不可被篡改的区块链。

在这种情况下,你违约一次,所有人都会知道你违约了,而且你也根本无法匿名区块链。虽然现实世界当中这个人是匿名的,但是ID是无法匿名的, 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ID欺诈,那么以后就再也甭想跟任何人别人做交易、做合作了。这样在陌生人社会中,也达成了熟人社会的效果。

当然,在陌生人社会当中能够达成熟人社会效果的这种合作机制,是存在前提的,前提是有大量的人在区块链上记账,记账本身它也是需要付出成本的,那么凭什么有人愿意帮你记账呢?区块链的技术在1991年的时候就已经被发明了出来,区块链之父斯托内塔和哈珀想用区块链的技术来确保电子的真实性和唯一性区块链。这里面就需要有人帮忙记账,但问题是记账要付出成本,这个问题他们始终没解决,要付出成本的时候,每个人都想偷懒,到zui后就变成没人记账,这个链没有活力。

2009年的时候,中本聪天才式的添加了一个新的机制,谁记账我就给你token,给你个奖励,token就是一串密码,这玩意根本不值钱区块链。但是人们很快会就发现,只要有token就会有人愿意上来记账,当然早期也没人愿意上来,就中本聪在坚持记账。

图 丨 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

因为有人在记账,使得链上发生的活动都变得特别可信,因为这样的活动可信,就有越来越多的人会愿意到链上来活动区块链。活动的人越多,这个链上发行的数字货币就越有价值,也就会激励更多人来参与记账,于是又会吸引更多人来链上活动。只要初始能够启动起来,之后就会形成正循环,整个区块链生态就越来越有活力。

于是链和币之间就形成一个正向循环的机制,相互刺激,zui后就越变越大区块链。

我们可以说有了链才会有币,没有链的话是不可能有币的,但是有了币链才获得活力,没有币的话就没有人去记账,链不可能获得活力,链和币是共生的关系区块链。在共生的情况之下,我们会发现链和币的活动加在一块,所有在上面活动的人构成了一个大的社区,他们都相信在链上的一系列的价值观,因此构成一个大的共识社区。

而这共识社区就是我们所说的那种自组织的陌生人之间就可以零信任基础的合作起来,部落城就以这种方式呈现表达出来区块链。

图 丨 区块链社群因“共识”相聚

人们是否愿意在共识社区活动,取决于人们的共识,每条区块链都有一系列共识机制,就是所谓的51%机制,有51%的矿工确认链,那么这个帐就不可更改了区块链。而依据什么标准来确认51%,这些背后都反映着链上所设立的一系列价值。链上的共识社区基于对这些价值观的共识而凝聚起来。所以我把它翻译成部落城,您就会发现所谓的部落城就是古典时代的部落或者城邦,他们都是基于共识而凝聚起来的。

只要部落城规模足够大,上面的token就会很值钱,接下来很多活动都可以转移到区块链上去进行,发生区块链。在那些活动当中,人们就会愿意用那条链所发行的币来进行支付,接下来它就会形成一个完全的闭环逻辑,这就会有我们今天完全无法想象的一系列的新的商业模式,一系列新的社会组织模式,一系列新的社会伦理,新的我们对于rights的理解等等,都会在这个过程当中浮现出来,这些东西它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今天还说不清楚,但是我们都意识到那些东西一定会浮现出来。

如果把我们的现实世界称之为经典世界的话,区块链世界与经典世界的历史节奏就有很多区别区块链。在经典世界,先有了如火如荼的实体经济,然后为了服务这些实体经济,才出现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和金融衍生品,也就是吸纳有了第二产业,再有第三产业。

在区块链世界,这个节奏是反过来的,它的实体经济还啥都没有,但是各种金融业全都发展起来了,当然我们会发现这些金融业、发币的很多都在割韭菜区块链。

但是经典世界在地理大发现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是遍地都是割韭菜的,那会儿割韭菜是什么呢?就是海盗,而今天这些割韭菜的就约等于海盗时代,但是仍然有人上来愿意参与这个活动,因为人们普遍相信用不了多少年,那些实体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在链上的实体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区块链。

如果用不了多少年这样的实体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的话,那么现在前期谁能在虚拟当中先卡住未来实体经济发展起来,你就会有机会了区块链。

图 丨 数字货币

当然我是不懂得怎么卡位了,但是我意识到这里面有一系列非常值得研究的东西,不是从金融炒币角度来研究,而是在这样一个全新的数字空间,这里面的秩序是什么?这里面的个人权利是什么?这里面的社会组织机制是什么等等,这些以及它和我们所熟知的经典世界相互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这些都是亟须被研究的区块链。

这就有点类似于哥伦布地理大发现之后,一片海盗区块链。因为人们不懂得海洋上应该是什么样的秩序,直到1603年国际法之父格劳秀斯写了《海洋自由论》之后,海洋开始获得它的规范秩序了。今天仍然处在海盗时代,但是需要有人开始做类似于为新空间做一个类似于格劳秀斯的工作。我对区块链的兴趣完全来自于一种类似于当年格劳秀斯那样的兴趣。

图 丨 国际法之父格劳秀斯

霍中彦:明白了区块链,也就是在您看来,其实人类下一步地理大发现有两个分支,一个是在物理上往火星或者是太空去走,一个是往数字空间去走,我能这样理解吗?

施展:对,而且我前一阵还真跟朋友讨论过,甚至有可能到了火星之后,上面没有中央银行,刚去的人少,没有中央银行的话,它的货币是什么?有可能就是数字货币区块链。

03.大观学者的问题意识与研究成果

霍中彦:施老师每次都出口成章,在对谈中就已经说完了一个完整的事情,所以接下来我们想请施老师介绍一下,他所在的大观学术团队几位学者的作品区块链。

施展:实际上这几本书确实都可以跟我刚才说的部落城、共识社区这事儿连起来区块链。我的《破茧》这本书一方面是呼吁我们要破除头脑当中的这种信息,谨防观念被束缚,另一方面也谈了一种新的数字秩序、数字空间有可能正在破解,我在这本书的第三部分花了很大的精力来讨论这个数字秩序可能是什么样的。其实我刚才所谈的区块链这些问题,也是对我在《破茧》里面所讨论的数字秩序的继续往前推进,但是基础在《破茧》那本书里面。

下面是张笑宇老师的《技术与文明》,这不是一本单纯讨论技术史的书区块链。实际上技术它仅仅是一个工具,每一次新技术的出现,都会在社会当中带来巨大的不均衡,它有可能会带来很多新的物质财富,但这个物质财富绝对不会是在社会当中平均分配的。往往是过去的loser率先获得新财富,反而过去的winner不会获得新财富,因为这种新技术带来新财富的路径跟过去的winner所习惯的路径完全不一样。

这会带来一个什么效应呢?过去的loser获得新财富,在财富上获得力量了;而过去的winner财富相对地位下降了,但是在政治上的地位和政治权利仍然很高区块链。这种情况下,社会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不均衡,这种严重不均衡一定会引发各种问题。人类历史的演化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怎么样驯化不均衡,而怎么驯化呢?

一方面,它会引发各种各样的战争,各种各样的冲突区块链。但另一方面,战争冲突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冲突之后的新秩序的构建,那么就是人类技术的进步、人类制度的演化、新制度的构建和生成,所有这些东西背后是怎样的一个深层的逻辑?张笑宇老师在这本书里所讨论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里面当然有技术史,但更重要的是在讨论技术的演化和人类的秩序之间的演化,相互之间缠绕性的关系。

我们今天正处在一个全新的技术跃迁的时代,尤其刚才我所说的部落城这个问题,它毫无疑问是处在这样一个技术迭代的时代中,它一定会引发新的大量的不均衡,那么它未来可能意味着什么?我们反过来去读一下历史,可能对我们会有很多启发区块链。

第三本书是翟志勇老师的《从<共同纲领>到“八二宪法”》区块链。这本书厉害了,刚才我一直在谈新的技术会带来很多不均衡、带来冲突,但目的是什么?目的是冲突之后新秩序的构建,而对于新秩序的构建,zui核心的思考是什么?新秩序当中,它zui底层的逻辑,zui底层的正当性以及它zui底层的法理应该是什么?如果法理以及它底层的这些政治哲学这些东西搞不清楚的话,那就意味着新秩序仍然没有成为秩序,它仍然仅仅是一种混乱的就事论事的权宜之计。

我们对于新秩序,对于一系列zui底层的法理哲学、政治哲学的思考,是一种什么样的思考?翟志勇老师称之为一种大立法者模式的思考区块链。一般我们所说的立法者是指给定了一个宪法框架,然后在给定的宪法框架之下进行一些部门法的立法。但是翟志勇老师所说的大立法者是什么呢?连宪法都没有了,你面对一片蛮荒混沌的空间,会如何给出zui基本的秩序?当你开始思考zui基本的秩序和zui底层的逻辑这些问题时,就是大立法者。

翟志勇老师他一直在思考大立法者的问题,霍霍现在举的这本《从<共同纲领>到“八二宪法”》,就是以一种大立法者的视角和思维来解析,从1949年至今中国的宪法演化史区块链。而且这本书不仅仅是在做宪法文本阐述,更重要的是要谈这种宪法的文本的生成,它背后的大立法者思维。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动荡的历史演化时期,它不是一个线性演化或线性发展。当下我们正处在一个量子跃迁的阶段,那么越是量子跃迁的阶段,我们就越需要获得一种大立法者思维,这是翟老师这本书的重要性。

第四本是李筠老师的《罗马史纲》,很多人可能以为这就是对罗马史的讨论,但实际上李筠老师是把罗马作为人类的一个制度实验室来写作的区块链。今天我所知道的、你能想到的、所有的各种各样的制度,在罗马全都出现过,也全都失败过。那么我们看整个罗马史的时候,你有横向跟纵向两种时间的看法。横向有伟大的政治智慧,在给定的处境下,罗马人总能找到恰当的结构关系,安顿极为多元、复杂的要素,形成均衡的秩序;纵向有成功的制度演化,在特定制度走向衰败之后,罗马人便想办法为其打补丁,再建均衡。今天的各种制度安排,罗马人全都开创出来了,也都让我们看到其适用的边界。罗马史在这个地方不断掉坑,不断爬出来,再失败,再打补丁爬出来,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李筠老师是把所有的这些逻辑做了一个深层的解读,在这个意义上,罗马仅仅是他用来说事的素材或载体而已。

霍中彦:所以你觉得区块链能帮助人类走出制度的周期率吗?不停发展死亡的周期率区块链。

施展:没问题区块链。格劳秀斯在1603年写了海洋自由论,海洋秩序对于陆地秩序相比其实是一个弱小的秩序。但陆地实际上是管控不了海洋的,因为海洋它的成长性特别好,只要是海洋上开始获得秩序之后那么只要给定的时间长,它的成长性会远远大过陆地秩序,时间足够长之后,海洋秩序甚至会反过来开始吸收陆地秩序。但陆地秩序仍然存在,它会和海洋秩序之间相互改造、相互生成,形成一个新的秩序。今天我们所说的新的数字空间秩序,它更有可能类似于当年的海洋秩序跟陆地秩序的关系一样,新的空间秩序它跟现在的这种经典秩序相比,它很弱小,但它的成长性特别好。那么给定足够长的时间,它会变成一个很大的力量,但是它不会取消经典空间,而是会和经典空间不断相互塑造,重新相互定义。

霍中彦:说得太好了区块链。介绍zui后一本书。

施展:zui后一本书是刘擎老师的《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这个书我就不用介绍了区块链。

霍中彦: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跟区块链沾上边区块链。

施展:当然能沾边了区块链。区块链如此之如火如荼的事情,所有人都在往里面涌进的时候,要记住巴菲特的一句话——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这么多人涌进去,这么多人都很贪婪的时候,你必须保持恐惧,怎么保持恐惧?你需要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