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30日召开会议,明确指出要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学区房。

会议还指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学区房。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以学区房名义炒作房价的现象成为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内容,这充分说明此类问题的严峻性,以及中央严格对学区房管控的导向,打击学区房炒作也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学区房。

“接下来,预计遏制学区房炒作会将会成为热点城市楼市调控的重点学区房。同时,各地区后续也会重点研究学区房相关配套政策,以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运行和教育均等化的实现。”严跃进说。

业界普遍认为,本轮从一线城市开始,并逐渐向二三线城市蔓延的房价上涨的趋势,是从热点学区开始的学区房。

去年下半年以来,北京、深圳等地学区房热度持续上升,今年一季度,伴随着各地小学入学登记时间的临近,叠加传统楼市“小阳春”的到来,学区房交易达到高峰期,热点学区的房价呈量价齐升的态势学区房。与此同时,部分地方还出现了中介、业主哄抬学区房房价的乱象,并再度推高了房价。

以被称为“教育高地”的北京市海淀区为例,有优质学区的小户型房源单价升至19万元以上,总价在半年内跳涨了100多万学区房。

而在热点二线城市如合肥,学区房的价格水平和涨势也处于高位学区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2月,合肥新建商品房住宅价格环比上涨0.6%,二手房价格环比上涨0.8%,涨幅在70大中城市居于前列。据媒体报道,在政务区,一些优质学区的房源单价,一度上涨到6万元,比去年同期提高近50%。

针对学区房炒作的现象,近几个月以来,多地纷纷加码调控,降温楼市“虚火”学区房。

4月5日,合肥房管局印发“新皖八条”,根据新政,对当地热点学区房价上涨的两大主要原因—楼市炒作和供给不足,予以精准打击学区房。具体来看,一方面,新政打击了二手学区房的炒作行为,针对学区房“定向限购”;另一方面,对于滨湖新区和高新区库存不足的现象,将增加新房和租赁住房的供给。

4月22日,北京市住建委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秩序整治工作的通知》中指出,重点针对近期群众反映强烈的机构炒作学区房、经营贷违规进入楼市、群租房治理等问题,依法从严惩处,形成高压态势,规范市场秩序学区房。而在此之前,北京市住建委已多次在海淀、西城区等热点学区开展楼市整治工作。

与此同时,部分城市在出台相应调控楼市政策的同时,也对教育政策进行调整学区房。例如,杭州、温州等地纷纷出台了提高分配生比例的新政。而在合肥的zui新调控中,也涉及了6+3学位制的调整。

政策高压之下,多个调控城市的学区房市场和二手房市场的价格相继出现回落学区房。

以合肥为例,4月28日,据合肥市房地产业协会消息,与新政前一周相比,限购区成交面积跌幅超60%,交易价格下跌10%左右;非限购区成交面积跌幅超35%,交易价格总体稳定学区房。热点区域市场逐步稳定。新政刚刚出台时,非限购区域优质学区二手房价格小幅上扬,随后量价趋于平稳。

“当前,楼市调控正走向精细化学区房。”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称,此次会议强调打击以学位房名义炒作房价,彰显了楼市调控更多的关注民生保障与房住不炒的融合,也彰显了楼市调控更加精准。他认为,未来学位房政策的变化方向就是房子要与学位逐渐的剥离,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上学的,更不是用来炒的。

对于此次会议中重申“房住不炒”和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李宇嘉称,对于房地产表态放在“做好重要民生商品保供稳价”之后,言下之意是在打造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住房要全面回归居住属性与民生属性,这与增加保障性租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以降低住房供应的成本,降低老百姓购房门槛的逻辑是一致的学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