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以来学区房,多项关于“上学”的新规定出炉,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一项:老师把作业布置给家长,教育部明令禁止,新规定全国铺开学区房。2020年12月,教育部召开新闻招待会,对于人们普遍关注的“老师把作业布置给家长”的问题作出正面回应。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说到,今后要进一步落实关于学校作业的管理工作,对于明确违反作业布置规定,尤其是对于惩罚性布置作业、把作业布置给家长、让家长代老师批阅的情况,将予以杜绝,今后发现一次、严查一次。

这一次,家长赢了!一时间,家长们欢喜鼓舞,孩子们也乐翻天了学区房。然而,仔细想想,家长真的能高兴得起来吗?

虽然说中小学教育已在喊着减负,但实际上,在精英化教育的时代背景下,谁都不敢轻易说“别给我家孩子布置作业,我家孩子要减负学区房。”反而,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刷几套题、多做几张卷子,因为学习的本质就是重复回顾前人总结的经验知识,只有作业越多、刷的题目越多,将来中考才有可能更上一筹。

所以,对于很多对孩子满怀希望、期盼着能上一个好学校的家长来说,这个新规定似乎让他们很失落学区房。

有人问,这是不是会打消老师的教育积极性?笔者认为不会,因为,对于老师而言,教育部的禁令执行起来太简单了,作业这事情,可以多布置、也可以少布置,只要整个学校的所有班级成绩都在“差”这一条水平线上,老师可以根据自己能完成的批改量来安排作业,完全没必要额外增加一些自己没有精力批阅的课外作业学区房。

老师们的工资并不会减少,所以有些事情可以负责任地多做点、也可以少做点,对孩子有影响,对老师其实无差别学区房。

教育部又一“禁令”,那么,教育部的这个新规定有错吗?当然没错了,因为根据教育相关规定,虽然孩子的教育成长需要学校和家长们共同携手努力,但学校才是正儿八经教书育人的场所,学生作业批改也是学校老师们的职责之一,所以近些年来,确实存在不少老师借着“家长老师携手”的名义把孩子的作业扔给家长指导、点评、修改,完全有把自己职责转嫁给家长的意思学区房。

从本质上而言,家长们提出反对的,并不是给孩子们的作业少了,从实际上来说,估计99%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作业越充实越好”,因为作业越多,就代表着知识点的巩固月全面、越深刻学区房。家长们屡屡提出质疑的其实是“老师不能把家长当老师,更不应该把作业交给家长代做或者代批改”。

第二项:学区房也面临“全面取消”结局?其实,学区房难题不仅在中国出现,在国外也普遍重出现,例如在欧美等教育和经济发达的国家里,早已实施学区制,学区房也大面积存在,在美国、欧洲等国家,学区越好的房子,房价也普遍偏高,这并不是我国的特例学区房。

例如英国在上世纪60年代,城市就开始有了一定程度的学区划分,由于英国城市各地区的学校发展不均衡,因此学校与学校之间的差距拉大,为了能上一个好学校,英国的中产价级普遍热爱优质高价学区房学区房。美国总计1.5万个学区,由于美国学校基础建设、校车、师资等开销很大,所以很多都需要购买这些学区房区域的地产税和商业税筹集。在纽约长岛,地产税投入学校的比例达到50%之多,好学校也助推学区房房价。

2015年开始,教育部就提出学区房要进行“多校划片”制度,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一二线城市纷纷加入到了多校划片试点城市,例如在2020年北京西城区的多校划片政策实施后,有的房价从500万元一夜之间降到了400万元甩卖,也有的房子从600万元一夜之间升值到了700万元销售学区房。

教育部2015年就曾提出,热点小学、初中的招生普遍推行多校划片制度学区房。但至今多校划片还没实现全面推行,有的城市只有部分区域实行。人们普遍期待,更多热点城市能够落实全面多校划片,给过热的学区房降温,给教育焦虑减压。

人民日报发文《多校划片,学区房凉了?》直言,多校划片的实施将是今后学区房的主要方向,或许是不可免的,一方面可以为学区房的高房价降温,符合房住不炒的主基调,当这个规定全面铺开的时候,或许就到了学区房全面消失的时候;另一方面这个规定也将促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化,不至于没钱的人由于买不起好房子导致子女上不到好学校学区房。

对于“取消学区房”学区房,你怎么看?欢迎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