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8月18日,新京报刊发《假指纹假签名多人“被担保”,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被判疏于审查》一稿,18日16时,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银行正在召开中层以上人员会议,全面核查贷款“被担保”一事。

18日下午,陈甲钦向河北银保监局举报“被担保”事件。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当事人陈甲钦告诉新京报记者,18日下午,他已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监管局(下称河北银保监局)进行书面材料举报,河北银保监局已收悉材料,并告知15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正式受案调查决定。

多名当事人提到,此前他们发现“被担保”列入失信人黑名单后,也向河北银保监局举报过此事,因涉及举报事项正在走司法途径或已有司法结论,银保监局当时给出了不予受理告知书。

18日,新京报记者询问河北银保监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涉及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被担保”有多少案例,对方回应称,要通过该局业务部室统计后再予反馈。

此外,陈甲钦出具的举报材料还显示,由于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侵权行为,使他成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正常贷款、出行等方面受到影响;还有被迫聘请律师维权产生的6万元律师费。“这些都应由银行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陈甲钦说。

新京报记者还获悉,石家庄灵寿县当事人张中笛(化名)已从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了解到,该行对其解除失信名单申请书已送到石家庄长安区法院。张中笛说,18日,她试着网购机票,系统仍提示“被国家机关列入失信人名单”,“我现在还没有被移出失信人名单。”

天眼查显示,2019年4月10日,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曾因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化整为零违规处置不良资产,以及贷后管理不到位,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等违规问题,被河北银保监局处罚220万元罚款。

新京报此前报道,2020年4月16日,张中笛被石家庄长安区法院认定作为担保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她说自己对这笔贷款担保根本不知情,更没到访银行签字做过担保,而担保手续中对方是如何获取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银行流水,更是谜。

张中笛所涉“假担保”并非个案。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另外两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同样存在“假担保”现象。三名担保人被法院判决列为失信人,后经司法鉴定笔迹和指纹,移出黑名单。民生银行石家庄分行相关负责人称,针对担保人被冒名签字是如何通过银行审查监管等问题,目前还在调查中。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