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8日电 18日,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和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分析师赵格格发布《高瑞东 赵格格:为何上半年制造业投资没有反弹?》一文,从四方面解释下半年制造业投资韧性仍在,宏观政策发力在即。

  文章分析,今年以来,出口、企业盈利、信贷均保持较高景气,经济整体保持稳增长步伐,而制造业投资复苏却相对缓慢。制造业投资自身的复苏滞后,上游涨价造成装备制造业承压,企业恢复不均衡下私营企业复苏偏慢,以及疫情反复干扰下企业投资信心不足,是造成制造业投资恢复偏慢的主要原因。

  文章认为,向前看,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复苏韧性仍在,宏观政策发力在即。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引导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资。预计下半年宏观政策将积极发力,助力实体经济稳固修复。

  整体来看,上半年经济形势并不差,为何制造业投资持续低迷?文中提到了四点原因。

  一是相比增产补库,制造业投资复苏有所滞后。产能利用率、盈利、价格、出口、信贷均是制造业投资的领先指标,平均领先制造业投资6-12个月。企业的投资决策往往是更为谨慎的决策,市场需求回暖时,价格回升蕞先带动企业利润反弹,产能利用率迅速回升,随后企业才会考虑进行资本开支,蕞终反映到制造业投资中去。

  二是行业盈利分化加剧,装备制造业利润承压。下游装备制造业是制造业投资的核心构成。装备制造业的资本形成在所有制造业固定资产形成中的比重超过40%,是制造业投资的核心组成部分。

  文章称,上半年行业盈利分化加剧,新增利润向中上游集中,而下游装备制造承压,成本压力较大,并且利润率恢复相对缓慢。上半年装备制造业百元营收成本率处于上升趋势,而原材料制造业成本率则在下降;利润率方面,与制造业总体、原材料制造业利润率显著上升不同,上半年装备制造业利润率仅略微回升。

  三是企业复苏不均衡,民企、私营企业复苏缓慢。民间资本投资是制造业投资的重要组成。民间投资在所有制造业投资中占比近90%,因而民营企业投资是制造业投资的重要驱动力。

  文章称,上半年,相比于国有企业,民营、私营企业利润修复较为缓慢,承担了更高的成本费用压力,杠杆率上升幅度更大,应收账款回收期更长,经营周转并不顺畅。国有企业较多分布在上游,且议价能力较强,而私营企业较多分布在下游,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承受了更高的成本压力,这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资意愿。

  四是疫情反复干扰全球复苏,企业投资信心不足。企业进行投资不仅需要具备投资能力,更重要的是投资信心。上半年,疫情反复出现,德尔塔毒株在海外快速蔓延,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叠加市场对外部环境预期面临更多不确定性,企业的投资信心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投资信心不足。

  文章认为,下半年,制造业投资韧性仍在,宏观政策发力在即。第一,海外供给恢复仍需时间,三季度出口仍有韧性;第二,监管机构对大宗商品关注度增强,先立后破,稳保物价,助力企业成本压力缓解;第三,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发力,基建相关制造业反弹在即;第四,货币政策继续边际放松,持续呵护实体,助力中小企业稳步复苏。(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