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与经济竞争对手中国的贸易逆差有所降低,但整体贸易逆差却在2016年到2019年间上升了22.8%。这表明,跨国公司实际上转而从其他国家进口产品。

  经济资讯分析公司“牛津经济”(Oxford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达科(Gregory Daco)认为,美国向以服务业为主导经济的转型,以及供货连的全球化是振兴国内制造业举步维艰的根本原因。“特朗普试图让人们相信,中国在为美国的进口商品付关税,但显而易见,买单的是消费者和企业”。

  制造业在美国GDP中占的比例不到10%,达科估计,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在两年里给美国经济增长造成的损失达0.5%。考虑到美国经济年平均增长幅度为2%,这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戈尔茨则试图以农业为例说明,失误的关税政策将带来何种后果。在2018年农产品价格暴跌后,美国政府向农场主支付了数百亿美元的补贴,然而破产个案却激增了20%。

  戈尔茨认为,特朗普贸易政策蕞大的影响是,给经济界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这是人们不愿看到的。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全球各国在美直接投资骤降98%。“没人确切知道特朗普下一步又会宣布什么,这种不确定性对经商十分有害,在政策不确定的情况下,公司很不愿意进行投资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