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周远方】过去的2020年,由于对疫情迅速形成遏制、经济快速恢复正常化,中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首次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一投资。今年一季度,中国外资净流入又创下7年来新高。随着国内“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构建,将为中国市场吸引外资长期增长奠定良好基础。

5月31日,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美国资管巨头凯雷集团CEO李揆晟(Kewsong Le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中美之间关系持续紧张,但该公司仍在中国寻找更多的投资机会投资。他认为,中美之间的贸易和交流不会停止,因此在中美之间站队并非良策,应该同时面对两个国家。

关于这一话题,洪泰基金董事长盛希泰近日与观察者网分享了他的观察投资。盛希泰指出,2021年一季度,中国向全世界交出一份完美答卷,中国经济一枝独秀,成为抵御世界经济免于崩溃的zui后一个堡垒。而投资人去的地方,一定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一定是有未来的地区,正是因为中国经济表现出的韧性和在科技上的不断突破,才会使得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凯雷首席执行官李揆晟(Kewsong Lee) 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仅选中美其中一方并非良策”

据日经新闻报道,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已提出新的增长战略,计划在2021-2024年通过旗下基金筹集总额超过1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00亿元)的资金,把中国、印度、日本列为有潜力的投资地区投资。

谈到中美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凯雷集团CEO李揆晟(Kewsong Lee)表示,从长远来看,世界第一和第二经济大国之间的贸易还会继续,交流也不会停止投资。只是因为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很难实现建设性的对话和互惠贸易,两国之间的各种争论仍会持续。

“很多人十分关注这方面的新闻并为此担心,但从大局来看,中国仍有投资机会投资。日本zui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而不是美国。仅选择美国或中国的其中一方并非良策,应该同时面对两个国家。”他坦言。

官网介绍,凯雷投资集团1987年成立于美国,是世界zui大和zui多元的全球投资公司之一,目前管理437个投资工具,资产规模高达2600亿美元投资。该公司投资中国市场超过20年,迄今为止已投资超过95亿美元的股本,核心投资行业包括消费及零售、医疗、金融服务、科技、电信与媒体和工业。

凯雷集团官网截图

当被日媒记者问到中美脱钩(Decoupling)是否会对凯雷集团的中国投资对象带来不利影响时,李揆晟提到了中国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投资。

他认为,对于中国当地企业来说,(国外商品和服务变得难以进入中国市场的)经济脱钩是抓住国内消费需求的良机投资。凯雷目前也正在中国当地寻找更多投资机会。

“我们2000年进驻中国大陆,并推进了本土化,配置了30名以上投资人员,”李揆晟表示,如果是在20年前,我们会考虑让投资的中国企业进入欧美市场的方法投资。或许会考虑如何使投资对象实现增长,成为供应链中的重要存在。从未来的中美关系考虑,由当地的投资团队挖掘有潜力的企业,力争在中国国内实现增长,这一点很重要。

在谈到基金行业闲置投资资金越来越多时,李揆晟认为,“干火药”(Dry Powder,闲置投资资金)问题不用担心投资。“我们接触的收购机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多。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科技带来破坏性革新、新冠疫情导致消费者行为发生变化,这些世界趋势催生了很多投资机会”。

今年3月初,在印度新冠疫情还未大规模爆发时,凯雷亚太区主席杨向东就曾表示,该公司正加大对亚洲、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投资力度,吸引该公司的因素是亚洲超过世界任何其他地区的经济增长投资。

《华尔街日报》指出,在2018年完成旗下zui新亚洲旗舰基金的募资工作后,凯雷目前有充裕的资金在中国和印度开展交易投资。凯雷亚洲基金V (Carlyle Asia Partners V LP)募资结束时获得65.5亿美元的投资承诺,较该公司2014年为此前一期亚洲基金所募资金多出近70%。该公司预计这只新基金60%至70%的资金将投向中国和印度,其中投向中国的资金占比较大。

华尔街日报3月8日报道

杨向东表示,尽管存在挑战,但中国和印度的投资环境已在不断改善投资。该公司已经看到与中国科技公司有关的投资机会,包括金融服务提供商,这些公司正迎合熟悉科技的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需求。

例如,凯雷和私募股权投资同行德太投资(TPG Capital) 2018年领投了度小满金融(Du Xiaoman Financial)一轮19亿美元的融资投资。从网络搜索巨头百度公司分拆出来的度小满金融,为其应用的用户提供数字钱包以及消费贷款和财富管理服务。

净流入中国资金创7年新高

过去一年来,中美两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巨大差别,已对外资流向造成明显影响投资。

今年1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2020年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达到1630亿美元,同比增长4%,而美国则减少一半,降至1340亿美元投资。这意味着,中国在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方面首次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一。与中国形成对比,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则大幅减少7成。

进入2021年,流入中国的资金仍在不断增加投资。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今年1-3月,外资流入额为5901亿美元,创2010年以来的zui高纪录;流出额为5016亿美元,与zui近几年大体持平;流入减去流出后,净流入额为885亿美元,创出2014年一季度以来的zui高水平。

被问及如何看待资本对中国的信心,洪泰基金董事长盛希泰向观察者网分享他的观察投资。盛希泰指出,2021年一季度,中国向全世界交出一份完美答卷,中国经济一枝独秀,成为抵御世界经济免于崩溃的zui后一个堡垒。

盛希泰认为,正是因为中国经济表现出的韧性和在科技上的不断突破,使得上述关键数据出现历史性的变化投资。专注产业投资的盛希泰对工业和科技相关数据更为敏感,他指出,去年,中国工业增加值占全球的28%,而美国刚刚达到中国的一半多一点,日本只有中国的1/4;10年间,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额占整个出口额的比重从6.4%增加到31%,美国从32%降到19%。

盛希泰还注意到,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10年来呈火箭式上升,从2002年月均400件到2021月均4万件,专利申请量中国排第一,其中人工智能专利申请量占全球74.7%,充分说明过去10年中国在人工智能应用领域远远领先其他国家,非常振奋人心投资。

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日经新闻5月25日报道指出,如果外资流入的趋势固定下来,中国将更加容易增加对“一带一路”相关新兴市场国家项目的对外投融资投资。

报道认为,资金流入中国的原因之一是来自境外的债券投资的扩大投资。截至3月底,利用可经由香港买卖中国大陆债券的“债券通”,外国投资者的人民币债券持有余额达到3万5581亿元,在过去1年里增加近6成。

2020年,美欧等主要国家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加强货币宽松,另一方面中国推进了经济正常化投资。中美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扩大,瞄准这一点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中央银行,买入中国债券的趋势扩大。

报道指出,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的比率到1月首次突破10%,美联储已开始摸索“退出”货币宽松,但目前中国国债的收益率明显更高投资。

此外,英国指数编制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将于10月底在代表性国债指数中分阶段纳入中国国债投资。有估算认为随着纳入指数,将有约1300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债。

贸易相关的资金流入也在增加投资。国家外汇管理局指出,从外汇到人民币的企业结汇需求正在加强。背景是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5月10日达到1美元兑6.41元大关,人民币升值创出2018年6月以来的zui高水平,这是近期的高点。

据一名外资银行的负责人表示,“不少欧洲企业为了优先获得中国的零部件,按人民币计价预付进口货款”投资。疫情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的供应链陷入混乱,一部分零部件和产品的订单集中于中国企业。

展望整个2021年,中国对全球投资者的吸引力料将进一步增强投资。

在2020年中国GDP同比增2.3%后,不少经济学家近期都预测,今年主要经济体表现会持续分化,中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8%以上投资。去年,中国消费品进口占进口额比重已超过10%。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将使中国国内市场越发壮大,这都为中国吸收外资增长奠定了良好基础。

盛希泰分析指出,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地位,个人和企业不可能有地位投资。今年,IMF预计中国GDP将达到美国的72%,但盛希泰更为乐观,他认为,今年这一数字可能达到75%,中国GDP可能达到16.8万亿美元,美国可能还是22万亿美元。在盛希泰看来,投资人去的地方,一定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一定是有未来的地区。

今年1月,中国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采访表示,经过疫情,中国市场庞大、产业链供应链完整稳定、经济韧性强等竞争优势充分凸显,实力和影响力也在疫情中被放大投资。因此,中国吸引外资高增长并非短期现象,而将是长期趋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