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美股在前一天的暴跌中缓过了一口气中概股。通胀担忧与美债收益率均从高位回落,市场受到提振,科技股龙头集体反弹,带领三大指数全线收涨。

然而,美股的整体回暖,中概股却没份参与中概股。

热门中概股指数昨晚收跌近6%中概股。而该指数自今年2月中旬的高点一路向下,2月16日至今累跌近33%,已经回到去年7月初的水平。

在昨晚公布财报的三家明星中概股中,阿里巴巴低开低走,收跌6.28%;哔哩哔哩跌逾6.8%;小鹏汽车高开低走收跌近5%中概股。另外两位造车新势力也未能幸免,蔚来汽车跌7.3%、理想汽车跌逾3%。

区块链以及在线教育行业跌幅在所有中概股中居前中概股。区块链公司中:第九城市跌近18.5%,亿邦国际跌超16.5%,嘉楠科技跌超11.5%。

在线教育领域:高途跌超15%,新东方跌近14.5%,一起教育科技跌14%,好未来跌超11%,有道跌超10.5%中概股。

01

“摘牌威胁”又来了

中概股的一蹶不振,自然少不了“阴魂不散”的特朗普影响中概股。

上一次热门中概股指数单日跌幅几乎达到6%,是3月24日中概股。当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zui新通告称,已通过临时修正,《外国公司责任法案》正式落地。

该法案主要包含两项内容:

1、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中概股,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

2、上市公司需披露自己与该国政府的关系中概股。

而昨晚中概股的普跌主要被归因为,该法案第一条中的PCAOB于昨天就法案中如何确定“不能有效实施会计监管”的认定细则征求意见中概股。

这意味着这个虽然大名叫《外国公司责任法案》,其实小名叫《中概股责任法案》的监管政策,已经全部起草完毕,即将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中概股。不符合监管政策的中概股zui早将于2024年3月摘牌。

上个月,PCAOB在官网列出了目前在年报审计过程中遭遇审计障碍公司的详细清单,共计262家中概股。其中共有中资公司236家(内地公司171家,香港公司65家),合计基本覆盖了近90%的中概股。

回看《外国公司责任法案》其实中概股并迎来没有什么新的坏消息,只不过是从去年12月就传出的坏消息,一天比一天更加确定,一天比一天更加临近而已中概股。

从这个角度看,中概股持续的走低,也是对于美国证监会手中的“豁免权”或者中美关系的“反转”,逐渐失去了信心中概股。

不过,更重要的是,美股投资者对于美国是否会加息已是草木皆兵中概股。

正如周三CPI指数飙升引发的大跳水中概股。美联储近期的动作基本都是在暴跌后出来安抚民心,等民心差不多稳了,再出来吹一吹加息的风。

美联储现在的处境基本就是骑虎难下,每次危机过后都说,看,我骑的稳着呢,但所有人都觉得它就快掉下来了中概股。

因此,除了一直在讨论的环境、环境、环境,中概股除了占个“中概”,本质上还是“股”,跌跌不休之中,公司本身大概也难辞其咎中概股。

2020年全年,265支中概股过半数实现正回报中概股。包括富途控股、哔哩哔哩、拼多多在内的13支个股股价一年累涨350%以上,蔚来更是以一年11倍的涨幅一骑绝尘。

喝了美联储的水,迟早要还的中概股。

02

躲不过的杀估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昨晚美股的集体反弹中,特斯拉也没份参与中概股。

因此,除了环境,杀估值也是部分中概股涨不起来的主要原因中概股。

新能源汽车股的泡沫在今年以来越来越频繁的提及中概股。以蔚来为例,去年5月至今的总涨幅超过800%,这还是在进入2021年后大幅回调了近50%以后的结果。

而高估值,并不是新能源车独享的“优惠”中概股。中概股的参与者大都是国际机构投资者,由于地理上与这些企业开展业务的区域相距遥远,文化上也存在一些差异,因此许多中概股并无法得到公允的定价。

除了收水的预期,在本轮牛市中,随着互联网券商的兴起,中概股的参与者开始趋于多元,随之而来的也必然是估值向理性的回归中概股。

在估值回归的同时,在中概股中占比较高的几个行业,可能也迎来了重新思考增长逻辑的时候中概股。

3月27日,受美国拜登3万亿美元经济计划的刺激,隔夜美股三大股指集体上涨,道指、标普500指数均创出历史新高中概股。

而在美股一片欢腾之下,中概股集体重挫中概股。听到这里,是不是跟昨天的行情完全一致。

但还有更一致的,那就是在3月底的中概股重挫中,领跌的也是在线教育中概股。

在消息面上,国家对校外培训行业整顿趋严,两会期间多次被代表提出的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提案在3月底落实到了一些地方性的具体措施中概股。

昨晚,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教育部正研拟更为严格的新规定对校外培训加以压制,一方面旨在减轻学生压力,一方面也希望藉由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升生育率中概股。

另一方面,虽然国家可能将对校外培训机构出台新规,线上教育行业zui近也不太平,猿辅导和作业帮都因虚假广告、课程定价误导消费者等行为遭到了250万元罚款的顶格处罚中概股。

可见,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培训行业在今年都增加了许多监管层面上的不确定性中概股。

而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下跌,一方面可以归结为反垄断法案造成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受疫情影响,互联网企业纷纷在2020年获得了超预期的利润中概股。

根据机构的一致预测,相较于2020年,中概股中互联网企业今年的总利润会整体下滑20%左右中概股。不过,这是所有疫情红利的公司都无可避免的,比如奈飞和迪士尼等流媒体巨头。

因此,当前机构投资者对于中概股的态度,可能会多一些观望,少一些冲动中概股。

03

尾声

目前,包括阿里巴巴、网易、京东、新东方、携程、百度、哔哩哔哩等在内的13家中概股已经完成了回港上市中概股。

根据港交所要求,回香港二次上市需要跨过会计合规记录、市值、年收入等一系列的门槛中概股。现在至少有20多家公司已经符合了二次上市快速通道资格。其中,除个别公司在考虑私有化退市外,其他的绝大多数中概股都在为二次上市做准备,甚至有些已秘密在港交所递表。

而不符合的100多家公司,恐怕都在期待着港交所把门槛锯掉一些中概股。3月底,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许正宇在接受外媒访问时表示,正考虑允许二次上市的非科技企业使用同股不同权架构在港上市。但这些公司的命运仍然比已经符合条件的公司更悬一点。

结合前面的讨论,“估值偏见”是中概股普遍存在的问题中概股。同时,货币流流动性收紧、行业监管的不确定性、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等问题也正在一一浮现。

也就是说,中概股面前这条坎坷的路,还得走上好一阵子中概股。